新法分享:
最高法院:合同效力判断需要注意的… 最高院:案外人救济制度应注意的问题 最高法院:欠条未写明还款期限,诉… 购房须知:安置房中公摊面积真的是… 利滚利(复利)是否受法律保护?看最… 5月起,一大批新规正式实施!(超… 两高两部今日印发《关于办理恶势力… 最高院:对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案件… 最高法院:挂靠在他人名下的实际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二手车未过户车… 最高法观点:医疗保险垫付的医疗费… 新规!高院.司法厅.律协:无视“律师… 最高法执行局:这8种财产不得查封… 最新整理!最高院关于房屋买卖合同… 突发!两部门明确:建设单位不得将… 【聚焦】司法部:2018年共修改野生…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建设工程司法解释… “违法所得”概念的界定和司法认定 检察机关贯彻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的若… 逃税多少,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刘晓…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案不起诉决… 清晰明确!最高法公报:交通事故责… 公开传播女性身体隐私行为的定性 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 失踪三年,被离婚 一方残疾了,另一方可以起诉离婚吗 被家暴者能否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夫妻忠诚协议中关于违约金的效力该… 如何分割离婚案件中的宅基地及其相… 重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 最高法发布《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证人保护工作… 最高院规定:庭审笔录应当通过互联… 【释义】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的对… 最高检 | 慎重逮捕涉嫌犯罪的企业… 婚前一方出资一方提供农村宅基地建… 明知不能结婚,却又结了 丈夫嫖娼,妻子起诉离婚 离婚的时候怎样要求经济补偿 妻子正在怀孕,丈夫却想离婚? 分居三年居然不能判离婚? 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婚姻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 公安部关于修改《公安机关办理行政…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发布《重大税收违… 关于进一步做好“僵尸企业”及去产… 最高院特等奖案例:商品房预售合同… 最高法判例:开具发票=已收款!发… 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 你分清了吗? 什么是平均工资? 产假内又逢其他假日 女工假期怎样… 退伍后入职企业,军龄应算为工龄 赌博欠债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吗? 工伤赔偿,记住这7个时限 网售进口药就算卖假药? 有判决!最高法:为民间借贷提供担… “豪车天价赔偿案”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院司法观点:法人被吊销营业执… 行人走路也可以构成交通肇事罪 最高法明确:不以骗税为目的虚开增… 婚姻关系中受胁迫一方的合法权益该… 结婚证系伪造的“婚姻关系”如何认定 注意了!我国最新婚姻法规定:2019… 物权法司法解释之后,打物权官司会… 史上最全的法律年龄对照表(从出生… 最高法院判:政府信息公开义务不因… 重大意义!最高法:不以骗税为目的… 最高法公报:业主对小区建造房屋权… 夫妻一方擅自将登记在自己名下的共… 司法工作人员常涉的14宗罪,最高检… 解除劳动关系后 公司回购股东股权… 补缴工伤保险后,工伤费用由工伤保… 一方有赌博恶习,另一方起诉离婚,… 起诉离婚之后能否撤诉? 有第三者,但是没有同居,提出损害… 跨国婚姻,怎么认定感情破裂? 女方擅自流产,离婚时男方能否要求… 多次起诉离婚,法院一定会判离吗? 因家暴而离婚,怎么向法院提供证据? 人工授精的子女是否有继承权? 注意!小区物业欠你一笔钱,这么多… 保密协议标准文本中的“非标”事项 新旧《个人所得税法》逐条对照 欠钱人没有财产,就不起诉了?再这… 刑诉法修改条款新旧对照表 | 附:… 公安部新印发《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 两高刚刚发布《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办理侵犯… 关于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司法工作人… 老赖将财产转移,名下无财产,还有… 财政部确定:房产税即将开征,按房… 借条丢了或没打借条怎么办?记住这… 国家明确:2019年不发工资条,不包含… 99%的家长不知道:把房子登记在孩… 详细的执行流程,不要再说律师和法… “老赖”没房没车没存款咋办?法院… 关于修改〈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 二手房买卖的法律风险+十大典型案例 买房挑房时应注意哪些事项 商品房怎样才算“交付”?应注意哪… 房价上涨房主毁约不卖了!法院:拘… 军婚和普通婚姻有何不同? 商品房买卖合同的12种无效、可撤销… 房屋买卖合同哪些条款得特别注意 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 《英烈保护法》亮剑网络“恶搞” … 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罪定罪量刑有…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 最高法:股东会任命的法定代表人与… 信用卡最新司法解释公布!12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 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村委会出租… 一人有限公司又出事了!股东配偶被… 醉驾!将不能从事这些职业,还将影… 业主不满物业拒绝交费,法律认可的… 最高院:可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 证明婚内出轨:这4种证据就够了! 公安部通知:喝酒开车医生、律师可… 最高院发文要摒弃农村高额彩礼! 老赖不还款怎么办?最高院为了帮你… 老赖欠债不还,能否追加其配偶为被… 破产企业私自对外签订合同,有效,… 交通肇事逃逸商业险免责条款无效,… 离职不干了,结清工资这些事儿千万… "上下班途中"工伤情况如何界定?跟…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 夫妻一方抛弃孩子的构成遗弃罪吗? 《电子商务法》即将实施 海外代购…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 结婚前后,这100个问题要弄清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法律责任单… 民间借贷关于利息的9个问答,你想… 最高院法官:民间借贷没有约定利息… 最高法:当事人就房屋买卖还是民间… 刚刚,刑事诉讼法修正案通过!26处… 最高法判例明确:保全保险费到底应… 发票盖章不清晰,盖了两个章怎么办? “医闹”行为可能涉嫌哪些犯罪?司… 最高法院裁定:同一律师事务所不同… 最高法观点:轮候查封在性质上不属… 最高院:将留有空白内容的合同交于… 欠钱不还,律师教你:10招延长诉讼… 员工签合同时"做手脚"获二倍工资,… 最高院:上市公司股权的隐名代持行… 权威发布!最高检明确11个热点问题… 夫妻双方因一方私自转让名下股权引… 最高法:关于商品房买卖中违约金、… 婚前买房、婚后买房、父母出资买房… 律师呕血总结:破解“房屋买卖合同… 这10种劳动纠纷,员工胜诉可能性更… 电子合同司法效力的争议焦点及其解… 最高法研究室:盗窃上网流量如何认… 司法部出台20条意见 为民营企业发… 最高检明确规范办理涉民营企业案件… 劳动者因单位未缴社保解除劳动合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 浅析民间借贷纠纷的特殊地域管辖 房价上涨开发商起诉购房协议无效,… 有遗嘱,孙子女为什么不能继承祖父… 企业并购中常见的九大问题 医疗事故赔偿范围及标准概览! 超详细:机关事业企业人员被判刑后… 最高院司法观点:轮候查封在性质上… 最高法司法观点:借据、收据、欠条… 离婚有真假之分吗? 如何准确区分民事欺诈与刑事诈骗? 最全职务犯罪立案量刑表(2018新刑… 最高院指导案例:解聘公司总经理,… 一房数卖的合同效力、房屋归属确定… 2018年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确定:… 物业费包含电梯费吗 物业费怎么算 重磅!黑恶势力“保护伞”15类型和… 重磅消息!刚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父母在子女购房和自身晚年生活保障… 盗刷支付宝:是盗窃罪、诈骗罪、还… 最高院: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合… 最高法: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8… 离婚,关于子女抚养权的21条审判规则 法院对人身保险合同中的“重大疾病… “唯一住房”不再是“老赖”逃避执… 融资租赁,你最关心的十二问十二答 2018办案口诀和诉讼期间一览表(实… 法官说法:被执行人在执行程序中恶… 最高法:小产权房、无证房统统能执… 上班发病请假回家48小时内死亡,最… 夫妻离婚,9类房产分割归属法律问…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 律师呕血总结:破解“房屋买卖合同… 最高法:夫妻单方借款超出家庭日常… 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转包、挂靠、… 中央新规:公务员辞职“下海”不是… 过了诉讼时效的债务怎么处理?最高… 最高法最新司法观点:通过刑事追赃… 最全!18类案件需提交的证据一览表 合同上仅有法定代表人签字而无公司… 合同中“签字盖章”生效与 “签字… 最高法观点:如何区分“劳务关系与… 劳动者入职时未履行如实说明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下发通知 要求妥善审… 新个税法实施后,年终奖怎么发?这… 什么是“黑”?什么是“恶”?扫黑… 终于有人把“交强险”说清楚了!这… 遭受财产损失!可以要求精神损失费… 公报案例:证人证言是否具有可采性… 最新: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 最高法:彩礼纠纷案件中能否将对方… 民法典草案提审:婚姻家庭编拟了这… 最高检与公安部发布: 公安机关插手… 公证效力?见证人?哪个效力更强?! 【法释[2018]1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 最高院:对无证房产的执行标准 京蒙律师事务所告诉你婚姻那点事儿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逮捕…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适用〈中华…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 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 煤炭经营监管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3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 网络零售第三方平台交易规则制定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 存款保险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 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 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 网络零售第三方平台交易规则制定程… 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 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死刑复核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 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 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 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废止部分司法解释… 煤炭经营监管办法 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信用管理暂… 关于印发银行业金融机构协助人民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 保险违法行为举报处理工作办法 禁止非法生产销售使用窃听窃照专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信用管理暂…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航道法》 一般反避税管理办法(试行) 车辆购置税征收管理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 民政部、财政部、人民银行关于加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最高法院裁定:同一律师事务所不同律师,可以代理同一案件双方当事人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2日 点击数:

 

【裁判要旨】律师法第39条仅规定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而并未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不得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作出禁止性规定。《律师执业行为规范》中虽有规定,但该文件系全国律师协会制定的行业性规范,不属于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340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杨秀珍。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靖君,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唐新民。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赖千桃。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远县立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安远县九龙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魏浩,该公司董事长。

 

以上三被申请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洪铭,江西同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杨秀珍因与被申请人唐新民、赖千桃、安远县立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立强公司)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赣民二初字第2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杨秀珍申请再审称:本案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支持,适用法律错误,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本案一审判决未送达时,杨秀珍和唐新民、立强公司在当地三个见证人的见证下签署了一份《调解协议书》作为对口头约定事实的书面认定和私下调解。但由于二审法院的程序违法,从而导致该新证据《调解协议书》被与三被告律师同属一个律所的杨秀珍聘请的代理律师阻止而未能正常提交法院,最终导致了有严重错误的终审判决的作出和生效。具体理由如下: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之一:立强公司这个法人主体和唐新民这个自然人主体始终是被《调解协议书》当作一个完整的法律主体来对待的。所以,唐新民的借贷行为理应被认定为立强公司行为。依据工商登记资料和随处可查的网络信息以及新的书面证据,很容易得到证明结果:唐新民就是立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实际管理者,其所有借贷行为和将所借巨款无偿交付给立强公司的行为,都是在履行立强公司法定管理者的义务,属于职务行为和表见代理行为。因此本案中的民间借贷关系主体应为杨秀珍和立强公司,而非杨秀珍和唐新民两个自然人。

 

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之二:本案中的借贷利息应该被认定为月息2%,而绝非二审法院认定的无息贷款。新证据《调解协议书》除了能证明立强公司和唐新民在本案中应属于同一个法律主体外,更重要的是其中明确的用文字记载了双方在本案中的借贷利息最低为月息3%,这是对原来口头约定的借贷利息事实的事后书面确认。

 

三、原判错误适用法律和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

 

(一)二审法院认定2012年3月27日借条中写明的3月13日已经给付唐新民80万元的事实不成立,完全是错乱逻辑所致。

 

(二)二审法院还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允许不能担任代理人的同一律所律师担任同一案件的利益冲突双方的代理人,从而导致违规的代理人设计阻止杨秀珍向二审法院提交“案件关键性证据”。《律师法》第三十九条,《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规范》第28条,《律师职业行为规范》第50条第5款都明确规定。

 

 

四、二审法院违法改判的行为社会危害性极其大

 

一是本案涉及的借款数额巨大、笔数众多且延续时间较长,远非当地经济状况下自然人之间的普通借贷关系;二是全部借贷都被用于立强公司商业经营;三是杨秀珍的资金来源几乎都是民间借贷筹措方式取得,筹措利率远高于银行贷款利率;四是唐新民得到巨款后是全部无偿提供给了自己担任董事长的立强公司进行商业盈利活动。

 

因此,综合以上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双方间有口头利息约定逻辑上完全正确,也是能和现在新的书面证据相互印证的。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第九项之规定,请求:

 

一、撤销(2016)赣民终147号民事判决书中的全部判决事项;

二、依法改判,支持杨秀珍提出的以下全部诉讼请求,即:要求被申请人唐新民、赖千桃、立强公司立即共同偿还杨秀珍借贷本金807.8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分阶段、分批次另行计算和支付借贷利息。

三、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一、案涉《调解协议书》是否构成新的证据问题;

 

二、本案借款主体是杨秀珍与唐新民还是杨秀珍与立强公司;唐新民的借款行为是否构成职务行为或表见代理;

 

三、本案是否应当推定双方存在口头利息的约定;

 

四、本案的借款本金是否包含诉争的80万元问题;

 

五、原审判决是否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利。

 

一、案涉《调解协议书》是否构成新的证据问题

 

杨秀珍提交的2015年8月31日《调解协议书》的形成时间是在一审诉讼过程中,证据的持有人也是杨秀珍本人,不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因客观原因不能提供等事由。

 

其次,杨秀珍已在一审中将该《调解协议书》向法庭进行了出示,但因其自身原因而未作为证据使用,未提交法庭进行质证。二审诉讼过程中,杨秀珍也未将该协议作为证据提交质证。

 

杨秀珍认为该证据属于其诉讼代理人在二审诉讼中故意不提交或怠于提交的证据,因该事由不属于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者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不属于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的再审程序中逾期提供证据的法定情形。

 

本案《调解协议书》中各方当事人基于和解的目的,将其双方之间的包含本案债务在内的多笔债权债务关系进行一揽子约定,具有妥协性,立强公司亦未予加盖公章,不能以此作为认定本案基本事实的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七条、第三百八十八条之规定,杨秀珍提供的《调解协议书》不属于再审新证据,其此项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二、本案借款主体是杨秀珍与唐新民还是杨秀珍与立强公司,唐新民的借款行为是否构成职务行为或表见代理的问题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杨秀珍向原审法院提交的18张借条上所记载的借贷双方均为杨秀珍与唐新民个人,上述款项也是唐新民以个人名义向杨秀珍借取,借条也均是由唐新民个人向杨秀珍所出具。

 

上述事实已经一、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现杨秀珍主张本案借贷关系主体应为立强公司,因一审、二审法院均基于立强公司的自认行为判令立强公司与唐新民、赖千桃共同承担还款责任,故其此项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

 

其次,立强公司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有限责任公司,唐新民虽然是立强公司的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但没有证据证明立强公司是由唐新民实际控制和全权代理。

 

杨秀珍主张唐新民的借贷行为构成职务行为或表见代理,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亦不能成立。

 

三、本案是否应当推定双方存在口头利息的约定

 

本案双方在借据中没有约定利息,但是综合本案的相关证据,是否可以推定双方之间存在口头利息的约定问题。

 

从唐新民向杨秀珍出具的18张借条来看,均未约定借款利息,且杨秀珍提供的证据也不能证明其与唐新民之间口头约定了利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应当对杨秀珍主张利息的请求不予支持。

 

杨秀珍主张《调解协议书》可以证明杨秀珍与唐新民之间对借款利息有过口头约定,因该份《调解协议书》不符合再审新证据的认定标准,故其不能证明杨秀珍的此项诉讼主张。

 

二审法院对于杨秀珍主张的双方之间存在利息的口头约定不予认可,并无不当。

 

四、本案的借款本金是否包含诉争的80万元问题

 

再审申请人杨秀珍称其于2012年3月13日转账80万元给案外人杜文全,是为唐新民向杜文全归还借款。但唐新民对此不予认可,也从未向杨秀珍出具过委托杨秀珍向杜文全转款的委托书。

 

杜文全在一审出庭作证时也未证明杨秀珍向其转账80万元系用于归还唐新民所欠杜文全的借款,应认定该笔80万元的借款并未实际发生。

 

二审判决对于2012年3月27日借条中80万元款项暂不予认定,但保留了杨秀珍另行主张的权利,并无不当。

 

五、原审法院是否剥夺了当事人辩论权利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一条规定:“原审开庭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九项规定的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一)不允许当事人发表辩论意见的;(二)应当开庭审理而未开庭审理的;(三)违反法律规定送达起诉状副本或者上诉状副本,致使当事人无法行使辩论权利的;(四)违法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其他情形。”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一、二审法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于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代理本案,听取了案件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在杨秀珍与各被申请人均坚持要求不变更代理律师以及各自向法院提交了《豁免函》情况下,方被准许。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九条仅规定了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而并未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不得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作出禁止性规定。

 

《律师执业行为规范》第五十条第(五)项虽然规定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仲裁案件中,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同时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的,律师事务所不得与当事人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但该文件是全国律师协会制定的行业性规范,而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杨秀珍主张双方的代理律师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担任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原审法院剥夺了当事人辩论权利的理由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杨秀珍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王东敏

代理审判员  吴景丽

代理审判员  张小洁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郝晋琪

 

【裁判要旨】律师法第39条仅规定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而并未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不得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作出禁止性规定。《律师执业行为规范》中虽有规定,但该文件系全国律师协会制定的行业性规范,不属于法律法规的强制性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6)最高法民申3404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杨秀珍。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靖君,北京高文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唐新民。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赖千桃。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远县立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江西省安远县九龙工业园。

法定代表人:魏浩,该公司董事长。

 

以上三被申请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洪铭,江西同圆律师事务所律师。

 

再审申请人杨秀珍因与被申请人唐新民、赖千桃、安远县立强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立强公司)民间借贷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赣民二初字第23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杨秀珍申请再审称:本案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缺乏证据支持,适用法律错误,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本案一审判决未送达时,杨秀珍和唐新民、立强公司在当地三个见证人的见证下签署了一份《调解协议书》作为对口头约定事实的书面认定和私下调解。但由于二审法院的程序违法,从而导致该新证据《调解协议书》被与三被告律师同属一个律所的杨秀珍聘请的代理律师阻止而未能正常提交法院,最终导致了有严重错误的终审判决的作出和生效。具体理由如下:

 

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之一:立强公司这个法人主体和唐新民这个自然人主体始终是被《调解协议书》当作一个完整的法律主体来对待的。所以,唐新民的借贷行为理应被认定为立强公司行为。依据工商登记资料和随处可查的网络信息以及新的书面证据,很容易得到证明结果:唐新民就是立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实际管理者,其所有借贷行为和将所借巨款无偿交付给立强公司的行为,都是在履行立强公司法定管理者的义务,属于职务行为和表见代理行为。因此本案中的民间借贷关系主体应为杨秀珍和立强公司,而非杨秀珍和唐新民两个自然人。

 

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

 

之二:本案中的借贷利息应该被认定为月息2%,而绝非二审法院认定的无息贷款。新证据《调解协议书》除了能证明立强公司和唐新民在本案中应属于同一个法律主体外,更重要的是其中明确的用文字记载了双方在本案中的借贷利息最低为月息3%,这是对原来口头约定的借贷利息事实的事后书面确认。

 

三、原判错误适用法律和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

 

(一)二审法院认定2012年3月27日借条中写明的3月13日已经给付唐新民80万元的事实不成立,完全是错乱逻辑所致。

 

(二)二审法院还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允许不能担任代理人的同一律所律师担任同一案件的利益冲突双方的代理人,从而导致违规的代理人设计阻止杨秀珍向二审法院提交“案件关键性证据”。《律师法》第三十九条,《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规范》第28条,《律师职业行为规范》第50条第5款都明确规定。

 

 

四、二审法院违法改判的行为社会危害性极其大

 

一是本案涉及的借款数额巨大、笔数众多且延续时间较长,远非当地经济状况下自然人之间的普通借贷关系;二是全部借贷都被用于立强公司商业经营;三是杨秀珍的资金来源几乎都是民间借贷筹措方式取得,筹措利率远高于银行贷款利率;四是唐新民得到巨款后是全部无偿提供给了自己担任董事长的立强公司进行商业盈利活动。

 

因此,综合以上事实,一审法院认定双方间有口头利息约定逻辑上完全正确,也是能和现在新的书面证据相互印证的。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第九项之规定,请求:

 

一、撤销(2016)赣民终147号民事判决书中的全部判决事项;

二、依法改判,支持杨秀珍提出的以下全部诉讼请求,即:要求被申请人唐新民、赖千桃、立强公司立即共同偿还杨秀珍借贷本金807.8万元。并按照月利率2%分阶段、分批次另行计算和支付借贷利息。

三、本案全部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本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

 

一、案涉《调解协议书》是否构成新的证据问题;

 

二、本案借款主体是杨秀珍与唐新民还是杨秀珍与立强公司;唐新民的借款行为是否构成职务行为或表见代理;

 

三、本案是否应当推定双方存在口头利息的约定;

 

四、本案的借款本金是否包含诉争的80万元问题;

 

五、原审判决是否剥夺了当事人的辩论权利。

 

一、案涉《调解协议书》是否构成新的证据问题

 

杨秀珍提交的2015年8月31日《调解协议书》的形成时间是在一审诉讼过程中,证据的持有人也是杨秀珍本人,不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因客观原因不能提供等事由。

 

其次,杨秀珍已在一审中将该《调解协议书》向法庭进行了出示,但因其自身原因而未作为证据使用,未提交法庭进行质证。二审诉讼过程中,杨秀珍也未将该协议作为证据提交质证。

 

杨秀珍认为该证据属于其诉讼代理人在二审诉讼中故意不提交或怠于提交的证据,因该事由不属于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者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不属于法律及司法解释规定的再审程序中逾期提供证据的法定情形。

 

本案《调解协议书》中各方当事人基于和解的目的,将其双方之间的包含本案债务在内的多笔债权债务关系进行一揽子约定,具有妥协性,立强公司亦未予加盖公章,不能以此作为认定本案基本事实的证据。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七条、第三百八十八条之规定,杨秀珍提供的《调解协议书》不属于再审新证据,其此项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二、本案借款主体是杨秀珍与唐新民还是杨秀珍与立强公司,唐新民的借款行为是否构成职务行为或表见代理的问题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杨秀珍向原审法院提交的18张借条上所记载的借贷双方均为杨秀珍与唐新民个人,上述款项也是唐新民以个人名义向杨秀珍借取,借条也均是由唐新民个人向杨秀珍所出具。

 

上述事实已经一、二审法院审理查明,现杨秀珍主张本案借贷关系主体应为立强公司,因一审、二审法院均基于立强公司的自认行为判令立强公司与唐新民、赖千桃共同承担还款责任,故其此项再审申请理由不成立。

 

其次,立强公司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有限责任公司,唐新民虽然是立强公司的大股东及法定代表人,但没有证据证明立强公司是由唐新民实际控制和全权代理。

 

杨秀珍主张唐新民的借贷行为构成职务行为或表见代理,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亦不能成立。

 

三、本案是否应当推定双方存在口头利息的约定

 

本案双方在借据中没有约定利息,但是综合本案的相关证据,是否可以推定双方之间存在口头利息的约定问题。

 

从唐新民向杨秀珍出具的18张借条来看,均未约定借款利息,且杨秀珍提供的证据也不能证明其与唐新民之间口头约定了利息。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一十一条第一款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应当对杨秀珍主张利息的请求不予支持。

 

杨秀珍主张《调解协议书》可以证明杨秀珍与唐新民之间对借款利息有过口头约定,因该份《调解协议书》不符合再审新证据的认定标准,故其不能证明杨秀珍的此项诉讼主张。

 

二审法院对于杨秀珍主张的双方之间存在利息的口头约定不予认可,并无不当。

 

四、本案的借款本金是否包含诉争的80万元问题

 

再审申请人杨秀珍称其于2012年3月13日转账80万元给案外人杜文全,是为唐新民向杜文全归还借款。但唐新民对此不予认可,也从未向杨秀珍出具过委托杨秀珍向杜文全转款的委托书。

 

杜文全在一审出庭作证时也未证明杨秀珍向其转账80万元系用于归还唐新民所欠杜文全的借款,应认定该笔80万元的借款并未实际发生。

 

二审判决对于2012年3月27日借条中80万元款项暂不予认定,但保留了杨秀珍另行主张的权利,并无不当。

 

五、原审法院是否剥夺了当事人辩论权利的问题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一条规定:“原审开庭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九项规定的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一)不允许当事人发表辩论意见的;(二)应当开庭审理而未开庭审理的;(三)违反法律规定送达起诉状副本或者上诉状副本,致使当事人无法行使辩论权利的;(四)违法剥夺当事人辩论权利的其他情形。”

 

根据上述法律规定,一、二审法院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于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代理本案,听取了案件双方当事人的意见,在杨秀珍与各被申请人均坚持要求不变更代理律师以及各自向法院提交了《豁免函》情况下,方被准许。

 

此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九条仅规定了律师不得在同一案件中为双方当事人担任代理人,而并未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不得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作出禁止性规定。

 

《律师执业行为规范》第五十条第(五)项虽然规定在民事诉讼、行政诉讼、仲裁案件中,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同时担任争议双方当事人的代理人的,律师事务所不得与当事人建立或维持委托关系,但该文件是全国律师协会制定的行业性规范,而不属于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故杨秀珍主张双方的代理律师由同一律师事务所的不同律师担任严重违反法律规定、原审法院剥夺了当事人辩论权利的理由因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不能成立。

 

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杨秀珍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王东敏

代理审判员  吴景丽

代理审判员  张小洁

二〇一七年六月十三日

书 记 员  郝晋琪

 
上一篇:最高法观点:轮候查封在性质上不属于正式… 下一篇:“医闹”行为可能涉嫌哪些犯罪?司法实践…
友情链接 LINKS
法治网 中国普法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人民法院报
版权所有: 内蒙古京蒙律师事务所 蒙ICP备13000769 邮编:017000 电话:0477-8108111
地址:东胜区万里大厦8楼
微信公众号:jmlssws 快手号:jmlssws2013 邮箱:duanpufu@163.com 技术支持: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