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法分享:
最高法院:合同效力判断需要注意的… 最高院:案外人救济制度应注意的问题 最高法院:欠条未写明还款期限,诉… 购房须知:安置房中公摊面积真的是… 利滚利(复利)是否受法律保护?看最… 5月起,一大批新规正式实施!(超… 两高两部今日印发《关于办理恶势力… 最高院:对证据不足事实不清的案件… 最高法院:挂靠在他人名下的实际施…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二手车未过户车… 最高法观点:医疗保险垫付的医疗费… 新规!高院.司法厅.律协:无视“律师… 最高法执行局:这8种财产不得查封… 最新整理!最高院关于房屋买卖合同… 突发!两部门明确:建设单位不得将… 【聚焦】司法部:2018年共修改野生…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建设工程司法解释… “违法所得”概念的界定和司法认定 检察机关贯彻修改后刑事诉讼法的若… 逃税多少,可能面临牢狱之灾?刘晓… 《我不是药神》原型陆勇案不起诉决… 清晰明确!最高法公报:交通事故责… 公开传播女性身体隐私行为的定性 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 维护经济金… 失踪三年,被离婚 一方残疾了,另一方可以起诉离婚吗 被家暴者能否要求精神损害赔偿 夫妻忠诚协议中关于违约金的效力该… 如何分割离婚案件中的宅基地及其相… 重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 最高法发布《关于适用〈行政诉讼法… 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证人保护工作… 最高院规定:庭审笔录应当通过互联… 【释义】监察机关采取留置措施的对… 最高检 | 慎重逮捕涉嫌犯罪的企业… 婚前一方出资一方提供农村宅基地建… 明知不能结婚,却又结了 丈夫嫖娼,妻子起诉离婚 离婚的时候怎样要求经济补偿 妻子正在怀孕,丈夫却想离婚? 分居三年居然不能判离婚? 无民事行为能力的婚姻 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 公安部关于修改《公安机关办理行政… 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发布《重大税收违… 关于进一步做好“僵尸企业”及去产… 最高院特等奖案例:商品房预售合同… 最高法判例:开具发票=已收款!发… 劳动关系和劳务关系 你分清了吗? 什么是平均工资? 产假内又逢其他假日 女工假期怎样… 退伍后入职企业,军龄应算为工龄 赌博欠债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吗? 工伤赔偿,记住这7个时限 网售进口药就算卖假药? 有判决!最高法:为民间借贷提供担… “豪车天价赔偿案”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院司法观点:法人被吊销营业执… 行人走路也可以构成交通肇事罪 最高法明确:不以骗税为目的虚开增… 婚姻关系中受胁迫一方的合法权益该… 结婚证系伪造的“婚姻关系”如何认定 注意了!我国最新婚姻法规定:2019… 物权法司法解释之后,打物权官司会… 史上最全的法律年龄对照表(从出生… 最高法院判:政府信息公开义务不因… 重大意义!最高法:不以骗税为目的… 最高法公报:业主对小区建造房屋权… 夫妻一方擅自将登记在自己名下的共… 司法工作人员常涉的14宗罪,最高检… 解除劳动关系后 公司回购股东股权… 补缴工伤保险后,工伤费用由工伤保… 一方有赌博恶习,另一方起诉离婚,… 起诉离婚之后能否撤诉? 有第三者,但是没有同居,提出损害… 跨国婚姻,怎么认定感情破裂? 女方擅自流产,离婚时男方能否要求… 多次起诉离婚,法院一定会判离吗? 因家暴而离婚,怎么向法院提供证据? 人工授精的子女是否有继承权? 注意!小区物业欠你一笔钱,这么多… 保密协议标准文本中的“非标”事项 新旧《个人所得税法》逐条对照 欠钱人没有财产,就不起诉了?再这… 刑诉法修改条款新旧对照表 | 附:… 公安部新印发《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 两高刚刚发布《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 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机关办理侵犯… 关于人民检察院立案侦查司法工作人… 老赖将财产转移,名下无财产,还有… 财政部确定:房产税即将开征,按房… 借条丢了或没打借条怎么办?记住这… 国家明确:2019年不发工资条,不包含… 99%的家长不知道:把房子登记在孩… 详细的执行流程,不要再说律师和法… “老赖”没房没车没存款咋办?法院… 关于修改〈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 二手房买卖的法律风险+十大典型案例 买房挑房时应注意哪些事项 商品房怎样才算“交付”?应注意哪… 房价上涨房主毁约不卖了!法院:拘… 军婚和普通婚姻有何不同? 商品房买卖合同的12种无效、可撤销… 房屋买卖合同哪些条款得特别注意 关于办理组织、强迫、引诱、容留、… 《英烈保护法》亮剑网络“恶搞” … 恶意透支型信用卡诈骗罪定罪量刑有…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 最高法:股东会任命的法定代表人与… 信用卡最新司法解释公布!12月1日… 《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毒法》 未经村民会议讨论决定,村委会出租… 一人有限公司又出事了!股东配偶被… 醉驾!将不能从事这些职业,还将影… 业主不满物业拒绝交费,法律认可的… 最高院:可追加公司股东为被执行人… 证明婚内出轨:这4种证据就够了! 公安部通知:喝酒开车医生、律师可… 最高院发文要摒弃农村高额彩礼! 老赖不还款怎么办?最高院为了帮你… 老赖欠债不还,能否追加其配偶为被… 破产企业私自对外签订合同,有效,… 交通肇事逃逸商业险免责条款无效,… 离职不干了,结清工资这些事儿千万… "上下班途中"工伤情况如何界定?跟…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关于… 夫妻一方抛弃孩子的构成遗弃罪吗? 《电子商务法》即将实施 海外代购… 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 结婚前后,这100个问题要弄清 “重庆公交车坠江”事件法律责任单… 民间借贷关于利息的9个问答,你想… 最高院法官:民间借贷没有约定利息… 最高法:当事人就房屋买卖还是民间… 刚刚,刑事诉讼法修正案通过!26处… 最高法判例明确:保全保险费到底应… 发票盖章不清晰,盖了两个章怎么办? “医闹”行为可能涉嫌哪些犯罪?司… 最高法院裁定:同一律师事务所不同… 最高法观点:轮候查封在性质上不属… 最高院:将留有空白内容的合同交于… 欠钱不还,律师教你:10招延长诉讼… 员工签合同时"做手脚"获二倍工资,… 最高院:上市公司股权的隐名代持行… 权威发布!最高检明确11个热点问题… 夫妻双方因一方私自转让名下股权引… 最高法:关于商品房买卖中违约金、… 婚前买房、婚后买房、父母出资买房… 律师呕血总结:破解“房屋买卖合同… 这10种劳动纠纷,员工胜诉可能性更… 电子合同司法效力的争议焦点及其解… 最高法研究室:盗窃上网流量如何认… 司法部出台20条意见 为民营企业发… 最高检明确规范办理涉民营企业案件… 劳动者因单位未缴社保解除劳动合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品房买卖合… 浅析民间借贷纠纷的特殊地域管辖 房价上涨开发商起诉购房协议无效,… 有遗嘱,孙子女为什么不能继承祖父… 企业并购中常见的九大问题 医疗事故赔偿范围及标准概览! 超详细:机关事业企业人员被判刑后… 最高院司法观点:轮候查封在性质上… 最高法司法观点:借据、收据、欠条… 离婚有真假之分吗? 如何准确区分民事欺诈与刑事诈骗? 最全职务犯罪立案量刑表(2018新刑… 最高院指导案例:解聘公司总经理,… 一房数卖的合同效力、房屋归属确定… 2018年一次性工亡补助金标准确定:… 物业费包含电梯费吗 物业费怎么算 重磅!黑恶势力“保护伞”15类型和… 重磅消息!刚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 父母在子女购房和自身晚年生活保障… 盗刷支付宝:是盗窃罪、诈骗罪、还… 最高院:采用书面形式订立合同,合… 最高法:不得查封、扣押、冻结的8… 离婚,关于子女抚养权的21条审判规则 法院对人身保险合同中的“重大疾病… “唯一住房”不再是“老赖”逃避执… 融资租赁,你最关心的十二问十二答 2018办案口诀和诉讼期间一览表(实… 法官说法:被执行人在执行程序中恶… 最高法:小产权房、无证房统统能执… 上班发病请假回家48小时内死亡,最… 夫妻离婚,9类房产分割归属法律问… 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修改《中华人民… 律师呕血总结:破解“房屋买卖合同… 最高法:夫妻单方借款超出家庭日常… 关于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转包、挂靠、… 中央新规:公务员辞职“下海”不是… 过了诉讼时效的债务怎么处理?最高… 最高法最新司法观点:通过刑事追赃… 最全!18类案件需提交的证据一览表 合同上仅有法定代表人签字而无公司… 合同中“签字盖章”生效与 “签字… 最高法观点:如何区分“劳务关系与… 劳动者入职时未履行如实说明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下发通知 要求妥善审… 新个税法实施后,年终奖怎么发?这… 什么是“黑”?什么是“恶”?扫黑… 终于有人把“交强险”说清楚了!这… 遭受财产损失!可以要求精神损失费… 公报案例:证人证言是否具有可采性… 最新:关于审理劳动争议案件疑难问… 最高法:彩礼纠纷案件中能否将对方… 民法典草案提审:婚姻家庭编拟了这… 最高检与公安部发布: 公安机关插手… 公证效力?见证人?哪个效力更强?! 【法释[2018]15号】最高人民法院关… 最高院:对无证房产的执行标准 京蒙律师事务所告诉你婚姻那点事儿 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 《最高人民检察院 公安部关于逮捕…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适用〈中华…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九)》 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 煤炭经营监管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2013年…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 网络零售第三方平台交易规则制定程… 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登记立案…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 存款保险条例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 关于依法办理家庭暴力犯罪案件的意见 个体工商户个人所得税计税办法 网络零售第三方平台交易规则制定程… 公司债券发行与交易管理办法 侵害消费者权益行为处罚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实施条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修改《最高人民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死刑复核案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巡回法庭审理案件… 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 驰名商标认定和保护规定 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案件适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废止部分司法解释… 煤炭经营监管办法 人民检察院复查刑事申诉案件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信用管理暂… 关于印发银行业金融机构协助人民检…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环境民事公益… 保险违法行为举报处理工作办法 禁止非法生产销售使用窃听窃照专用…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企业信用管理暂…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间谍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航道法》 一般反避税管理办法(试行) 车辆购置税征收管理办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 民政部、财政部、人民银行关于加强…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审判职能… 《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公安部新印发《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测规范》(公禁毒〔2018〕938号)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03日 点击数:

公禁毒〔2018〕938号

 

 关于印发《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测规范》的通知

 来源:公安部 宁夏禁毒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公安局:

      

为规范涉毒人员毛发样本的检测工作,全面推广毛发检毒技术的实战应用,提升公安机关排查管控吸毒人员的能力,公安部制定了《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测规范》(以下简称《规范》)。请各地结合本地工作实际,准确理解和把握《规范》的主要内容和具体要求,及时组织开展《规范》的宣贯和培训工作,确保毛发样本提取、保存、送检和检测工作顺利有序开展。

 

各地在执行《规范》过程中遇到的问题,请及时报公安部禁毒局。

 

                  公  安  部       

               2018年10月31日    

  

 

     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测规范

 

第一条 为规范涉毒人员毛发样本检测工作,充分发挥毛发样本检测在办理涉毒案件中的积极作用,根据《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制定本规范。

 

第二条 本规范所称毛发样本检测,是指运用科学技术手段对涉嫌吸毒人员的毛发样本(头发)进行检测,为公安机关认定吸毒行为提供科学依据的活动。

 

第三条 提取毛发样本时,工作人员应当佩戴一次性手套,使用医用剪刀或者锯齿剪刀紧贴被提取人员头皮表面剪取头顶后部(如头顶后部无法提取到足够头发的,可选择离该部位最近的头部部位)长度为3厘米以内的头发;长于3厘米的头发,需从发根端截取3厘米。

 

第四条 提取的毛发样本应当分为A、B两份,每份样本重量不少于50毫克,用铝箔纸包裹,分别装入纸质信封后将信封封装。信封上应当填写样本编号、提取日期和提取人等信息,信封封口处由被提取人员按手印并签字确认。被提取人员拒绝按手印或签字的,提取人应当注明,并对提取的全部过程进行录像。

 

第五条 毛发提取工作人员应当制作毛发样本提取信息表,记载被提取人姓名、被提取人居民身份号码、提取毛发种类、提取地点、提取单位、提取人员、提取时间等信息。

 

第六条 提取不同人员毛发的,应当分别提取,独立包装,统一编号,并及时清理采样过程中提取器材上的残留物,确保样本不被交叉污染。

 

第七条 提取的毛发样本应当置于室温、避光、干燥、通风、洁净的环境中保存,不得和缴获的毒品在同一房间内保存。疑似有传染性疾病等危险性的样本应按相关规定保存。

 

第八条 对提取的毛发样本,应当按照有关规定及时进行现场检测或者实验室检测。

 

第九条 毛发样本中O6-单乙酰吗啡、吗啡、甲基苯丙胺、苯丙胺、3,4-亚甲二氧基苯丙胺(MDA)、3,4-亚甲二氧基甲基苯丙胺(MDMA)、氯胺酮、去甲氯胺酮、甲卡西酮的检测含量阈值为0.2纳克/毫克;可卡因的检测含量阈值为0.5纳克/毫克;苯甲酰爱康宁和四氢大麻酚的检测含量阈值为0.05纳克/毫克。实际检测含量值在阈值以上的,认定检测结果为阳性。

 

第十条 发根端3厘米以内的头发样本检测结果为阳性的,表明被检测人员在毛发样本提取之日前6个月以内摄入过毒品。

 

第十一条 本规范所称“以上”“以内”均包含本数。

 

第十二条 本规范自发布之日起施行。

 


 

毛发检测让隐性吸毒无处遁形

来源:中国禁毒报

 

毒品一经吸食,会相应地在尿液、血液、唾液等生物检材中留下痕迹,成为认定吸毒违法行为的证据。不同种类的检材具有不同的吸毒追溯期。例如,毒品在尿液中的追溯期一般不超过3天,一旦尿检呈阳性,通常表明被检测人员在3天内使用过毒品;血液检测毒品呈阳性,能表明被检测人员在几小时(一般不超过24小时)内使用过毒品。一旦超过期限,血液、尿液中便检测不到毒品成分。那么,如何探究更长一段时间的吸毒情况?人体中存在能够反映更长吸毒史的生物检材吗?这里就要提到毛发。与尿液、血液等检材相比,毛发样品最显著的优势体现在延长了吸毒追溯期,可以挖掘更长时间内的吸毒信息,几十厘米长的发丝甚至可以反映几年内的涉毒情况。

 

近日,记者走进公安部禁毒局国家毒品实验室,试图揭开关于毛发检毒的一系列秘密……

 

尿检前几天停吸?

 

毒品及其代谢物会稳定保留在毛发中

 

某县公安局禁毒大队接到群众举报,对3名涉嫌吸毒人员进行常规尿检。由于被举报人的吸毒时间在7天前,尿检结果全部为阴性,案件由此陷入了僵局。随后,根据国家毒品实验室的建议,禁毒大队采集了嫌疑人的头发样品,3份头发样品中均检出冰毒,表明其近期存在吸毒行为。

 

当前,在对社区戒毒社区康复人员的日常尿检工作中,禁毒社工发现,一些吸毒人员会根据尿检时间提前几天停止吸毒,甚至通过多喝水、吃一些辅助排泄的药物加速毒品排出,过了定期尿检后再吸,这种情况让社工一筹莫展。与尿检技术相比,毛发检毒技术会让这些隐性吸毒行为无处遁形,有助于充分发现复吸违法行为,有效开展管控工作。

 

国家毒品实验室乔宏伟博士解释说,毛发检毒之所以有更长的追溯期,主要是因为毒品在毛发中的存留机理和在血液、尿液等生物样品中相比有显著差异。毒品进入尿液、血液是一个持续代谢和快速降解的过程,毒品痕迹几天内就会完全消失。而毒品进入人体后,会随着血液循环进入毛囊,毒品原体及其代谢物会被毛发中的角质蛋白固定,并稳定地保留在毛发中。记录吸毒信息的头发长出头皮后,毒品及其代谢物会随着头发的生长从发根一端往发梢一端迁移,由此,通过分段检验可以反推出被检测人员的吸毒史。那么,最长可以检测多久的吸毒史?这主要取决于头发的长度。只要头发足够长,例如女性几十厘米长的头发,甚至可以反映几年内的吸毒情况。根据黄种人头发生长速度和戒毒时间这两个因素,可以有针对性地剪取发根端某一段头发,进而反映戒毒人员某段时间内的操守。

 

根据《吸毒检测程序规定》,唾液、尿液、血液、毛发等是具有同等法律效力的生物检材。除了具有相对更长的吸毒追溯期外,与其他检材相比,毛发样品还具有一系列显著优势。一是取样便捷,随时随地都可以剪取;二是不易掺假,毛发很难鱼目混珠,而尿液则可能使用茶水等液体冒充;三是不侵犯被采集人员的个人隐私,而尿液采集则需要现场监督;四是储存方便,毛发室温保存即可,而尿液、血液等检材一般需要低温冷冻储藏。

 

剃光头规避检测?

 

毛发样品不限于头发

 

某公职人员被人举报曾在数月前吸食毒品,在得知公安机关要采集其头发样品后,连夜剃了光头,让采样人员措手不及。

 

然而,毛发检毒不限于头发检毒,除了头发之外,还可以检测人体其他毛发,如阴毛、腋毛等。不同种类的毛发反映的吸毒情况有显著差异。如果记录早期吸毒信息的头发被剪掉,则剩下的头发所反映的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内的吸毒情况。与头发相比,人体其他种类毛发的生长和脱落情况有很大不同,因此某些毛发不仅检出的毒品种类更多,含量也更高。

 

除了光头之外,染发对毛发检测是否有影响呢?公安机关抓获的吸毒嫌疑人员中,不乏有人将头发染成红色、黄色、绿色等颜色。据文献报道,染发的过程会导致头发中毒品含量下降,但由于目前实验室检测使用的液相色谱质谱联用仪具有极高的检测灵敏度,因此染发对毛发检测结果的影响微乎其微。国家毒品实验室在实际工作中发现,染色后的头发中都可以检出很高含量的毒品成分。

 

药物治疗、样品污染导致尿检阳性?

 

让毛发说出真相

 

在一起案件中,一名嫌疑人员在尿检中被检测出吗啡阳性,疑似吸食了海洛因,但却声称这是服用了某止咳药水所致。在另外一起案件中,一名嫌疑人员尿检显示冰毒阳性,但反复强调自己服用了治疗帕金森的药物司来吉兰。

 

止咳水中含有可待因成分,进入人体后可以代谢成吗啡,进而导致吗啡检测阳性。司来吉兰服用后与冰毒类似,也可以代谢成为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那么,应该如何区分违法吸毒和药物治疗这两种行为?毛发检毒可以提供有力的技术手段。

 

据介绍,海洛因进入人体后会迅速降解成为O6-单乙酰吗啡,但O6-单乙酰吗啡在尿液中代谢非常快,通常超过24小时后会全部代谢为吗啡。在实际工作中,从吸毒行为的发生到公安机关采集尿液,往往都超过了24小时,尿液中几乎检测不到O6-单乙酰吗啡,无法通过尿液分析来判断被检测人员是吸食海洛因还是服用药物。而与尿液样品不同,吗啡和O6-单乙酰吗啡会一直稳定地保留在毛发中,作为有力的检测证据。冰毒(甲基苯丙胺)进入人体后会代谢成为苯丙胺,司来吉兰(丙炔甲基苯丙胺)在人体中会代谢为丙炔苯丙胺、甲基苯丙胺和苯丙胺。丙炔苯丙胺在尿液中代谢很快,几乎检测不到,但同样可以稳定地保留在毛发中。毛发检毒技术可以准确分析毒品及其代谢物的种类,从而有效排查吸毒行为。

 

毛发检毒是否会因样品污染而导致假阳性结果?某地抓获多名聚众吸毒人员,头发检测结果均为阳性。其中一名吸毒人员辩解称,其头发被别人吸毒时挥发的毒品颗粒污染了,自己没有主动吸毒。针对这种情况,国家毒品实验室陈捷副处长解释,这两种行为会产生完全不同的结果。主动吸食毒品后,体内除了检出毒品原体外,还会检出其代谢物。而对于被动污染,由于毒品没有进入体内,因此在毛发样品中无法检测到代谢物成分。“毛发检测除了要求检测毒品原体,还必须检测其代谢物,以便精准判定吸毒行为。”陈捷说。

 
上一篇:两高刚刚发布《关于涉以压缩气体为动力的… 下一篇:刑诉法修改条款新旧对照表 | 附:全国人…
友情链接 LINKS
法治网 中国普法网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法院网 人民法院报
版权所有: 内蒙古京蒙律师事务所 蒙ICP备13000769 邮编:017000 电话:0477-8108111
地址:东胜区万里大厦8楼
微信公众号:jmlssws 快手号:jmlssws2013 邮箱:duanpufu@163.com 技术支持:鄂尔多斯市海瑞科技有限责任公司